Skip to main content
首页 > 网红论坛 > 网红新闻 »正文

网红经济的直播新套路:更真诚地赚钱?

网红新闻 adm1n 2018-04-27 22:49:34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 网红形成主要看气质怎么样

一分钟一万元!不久前某知名网红创下的新纪录,正在刺激着更多人。而网红经济在直播元年后,开始了更迅速的演进。一个渐次成型的生态系统里,各个环节的套路正在成熟。

更真诚地赚钱,还是更坦诚的表演?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调查发现,直播平台从业者正在进行着商业演进之外的内容深思,逻辑有望更加清晰,但套路难言复制。

为什么总是网红?

“网红”这个词又火了,直播让其迅速拥有商业价值,并快速兑现。

“由来已久,只是Papi酱的迅速蹿红和广告拍卖作为标志性事件,把网红经济推到了公众关注的焦点上。”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陈端说,“网红经济本质是注意力经济。”

“在早期图像传播阶段,芙蓉姐姐、凤姐都可以说是当年的网红,到了文字传播时代,博客女王徐静蕾、微博女王姚晨也都是网红,只是当时没有这个概念。”陈端说,“不能说直播是为网红经济而生的,但是直播强化了网红经济。”

心理学科普作家唐映红告诉记者,网红和美女主播成为直播平台上的主流是一种必然。“一方面,网络直播由于相当便捷,网红或美女才有可能吸引更多的粉丝,才有足够的性价比。另一方面,内容安全的要求也让经营者心中有数,他们会自觉把握好内容的主体方向,规避风险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内容的可选范围较为明确。而对于围观的粉丝来说,那种需要一定理解力和知识背景的内容,也是不具有太大吸引力的。这样,内容就变得更多趋向于简单愉悦。”

网红经济面临八大问题如何解决

网红经济面临八大痛点问题如何解决

愈虚拟,愈真实?

“你下巴整过吗?嘴巴弄了吗?下眼线做了?”……与大多数女主播不同,佳琳耐心详细地解答着:“双眼皮,全脸脂肪填充,下巴,面部吸脂,埋线,我都做过。”

佳琳是某城市轻轨系统的一名普通员工。“一次演出商家说我又胖又丑,把我照下来发给领队,说这种人永远不要出现了,我跳了17年的舞蹈,当时我就决定,就算贷款也要整容。”

“借钱整容,后来有家整容医院给我打大折扣。为了感谢医生我就直播上帮他做宣传,没想到吸引了许多粉丝的关注。”佳琳告诉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。“现在我在直播间承认整容,已经不是为医生做宣传了,我希望能够通过打赏继续做下一步的整容。粉丝也很买账,愿意了解整容知识。”

“我不会顾虑这么多,我直播的时候就是真实的,人人都爱美,我愿意坦诚。”佳琳告诉记者,直播间里几乎没有负面评价,即使有她也就置之不理,“他们不了解我。”

很随意或很坦诚,也总会有人关注。“现实生活中很多人会有一些隐藏,直播平台上大家都是网友,陌生人之间,更多的会把自己很真实的一面表现出来。”热度传媒高级副总裁孟立波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表示。

孟立波认为,互联网下的社交,内容是更加个性化的。“不需要每个人都喜欢,只要有自己的粉丝群体就行了。像凤姐、芙蓉姐姐,就是很典型的例子。”

一个素人如何打造成为淘宝主播流程

一个素人如何打造成为淘宝主播流程

相互依赖的生态链

直播平台给网红成长提供了更多的机会,网红的直播节目又能让直播平台在粉丝中占有流量。“以往的秀场直播内容上争议比较大,主播不愿意分享,让周围的朋友知道,但是映客开始做全民直播,人们接受直播是一种社交形式,主播在朋友圈广泛的分享,可以引爆直播行业。”孟立波说。

颜值是第一生产力,粉丝是将生产力变现的核心。“现实中无法被满足的,能够在直播中实现,这会吸引粉丝持续消费。目前直播平台做的就是粉丝打赏的变现营收。”孟立波说。

然而对于直播平台上不惜花费重金打赏主播的粉丝,心理科普作家唐映红则认为这之中有太多尚不能肯定的因素,需要长期沉淀下来稳定观察。

“如果是一个自然自发的网络消费,那无可厚非,游戏装备升级也好,网络直播送礼也好,阅读文章打赏也好,网络消费是随着技术进步、消费文化变迁之下的一个自然的结果。

像现在,理论上说不需要带现金和信用卡,只需要移动支付;传统娱乐消费在很大程度上转移到网络空间,是因为网络带给人们的快乐或其他积极感受,取代了传统的娱乐消费。”唐映红说。

“主动式”造星模式

“我一开始是想走线下的,但是发展太困难,走线上的路线来直播能吸引更多的粉丝,没想过通过直播能火,现在反而能够走到线下,公司会帮助我发唱片,参加更多的线下活动。”网红冯朗朗谈到的,实际上是互联网逻辑下的造星模式。

艾媒咨询今年发布的《网红行业专题研究报告》称,如今的网红经济已经初步形成了上、中、下游紧密联动的专业化生产产业链,网红更像是一种产品,上游负责生产产品,中游负责推广产品,下游负责销售产品,形成了拥有推广渠道、内容、销售途径等环节的营销闭环。

不同网红变现方式也有所差异,但主要的变现渠道在于广告、打赏、电商收入及付费服务。而当网红成为了IP之后,其变现能力将更加强大,形象代言、出书、进军影视界、衍生品制作等都可能作为变现的方式。

孟立波告诉记者,传统造星门槛高,需要大资本,互联网造星则是批量生意,只需要海选,海选的标准也很简单:颜值,才艺,情商,每天稳定的开播时间。“互联网造星能够维系几千位艺人的稳定收入,我们通过互联网做收入和粉丝,优秀的主播公司会着重培养,发单曲,出唱片,参加网络大电影等等。”

相比较传统的经纪公司,直播平台下网红的选拔也有其新的逻辑。秀吧直播CEO王豫华向记者表示,传统的经纪公司同时可培养的人不超过三位,而互联网是海量的用户群体,只要设立一个机制,一个跑道规则,让参与者自发的竞争,进行海量的层层选拔,最后领跑的就成为网红。

“网红是在不停地涌入,只要建立好机制,就会自动的进行筛选。传统的选拔是人为的判定和挑选,而在互联网的逻辑下,实际上我们是在做大数据。有多少粉丝,获得多少赞,各种比赛、数值的体现,谁能上热门,持续人气和用户关注度,都算是机制。”

广告06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