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首页 > 网红论坛 > 网红新闻 »正文

借力短视频:直播用户只是短视频用户的子集?

网红新闻 adm1n 2019-09-22 12:07:17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 一批批的直播平台正倒在路上:光圈直播、微播、网聚直播、猫耳直播、咖喱直播、爱闹直播、趣直播……

短视频直播行业崛起发展

短视频直播行业崛起发展

数百个直播平台,满屏的网红脸,用户的新鲜感快速退却

2016年12月底,两位光圈直播的员工在北京火车站发现了张轶,随即将他拦住,“拖欠的工资怎么办?”

此时,作为光圈直播创始人,张轶已经在员工面前失踪多日。

不久前,光圈直播的员工们去上班,突然发现办公室被搬得连一根网线都没有留下。几个月没有领到工资的员工,满世界地找张轶讨薪。

“抢劫!”火车站里,张轶大喊一声,两名员工只好放手。曾经的清华大学历史学博士、大学教师,就这样不光彩地结束了自己的创业之旅。

而就在一年多前,光圈直播还获得由合一资本等1250万元天使轮投资。合一资本的背后,是视频巨头优酷土豆。光圈直播最辉煌的时候,上线两个多月就获得40万用户,估值高达5亿元。

然而在用户增长乏力甚至流失面前,光圈直播陷入一个怪圈:“刷量”、转型,直到打完最后一颗子弹!最终成为市场的弃儿。

有技术人员透露,光圈最高时号称有一百万用户,其中六七十万都是机器刷出来的,“一个机器人花费六块钱。”

直播行业曾经被认为将是个千亿级市场,但现在香港上市的天鸽互动创始人傅政军悲观地说:“市场规模可能可以去到200亿元,但是利润我个人认为不会超过10亿元。

在行业触及天花板之前,寻找出路、突破天花板迫在眉睫。

信息行业展图表是探索

内容和信息探索与接收

线上富士康:主播职业化,是直播内容生产机制走向成熟的必然。

95后最向往的新兴职业是什么?QQ浏览器发布的“95后”毕业生就业报告里,54%的受访者给出了下面这个答案——主播

作为一种职业,主播的社会存在感越来越强。以YY为例,目前在YY平台上有稳定收入、每天在线时长超过3小时的主播数量超过30万,堪称“线上富士康”。

主播职业化,是直播内容生产机制走向成熟的必然。

短视频的数据分析

短视频内容青春生活情感的多样式,跨界与科技

过去,直播平台有一大批尝鲜式的流量,现在是淘汰赛阶段,竞争来到了内容层面,做好PGC、OGC、PUGC才是王道。

甚至快手这样不签约主播的平台,内容生产也越来越专业化。在东北,几乎所有二人转演员都有快手账号,他们拍出的段子最容易被平台推荐。所以有人戏称,快手已然成为东北经济第一支柱。

然而,直播平台太多,东北人都快不够用了,而主播定职业化必然意味着门槛的提升,而这不仅会刷下来一大批直播平台,也会刷下来一大批主播。

“+”与“被+”的竞合:直播只是一种工具,任何人都可以嫁接到自己生意中来?

2016年的一天上午,重庆市秀山县桂坪村,农村淘宝合伙人黄泽翼正猫着腰钻入养鸡场,一位农户拿着手机开着直播。

黄泽翼趁着抓鸡的空隙,对着镜头现场开始售卖:“网上下单,现场称重,马上发货。”画面通过淘宝直播平台向全国实时播出。相关农产品也在农村淘宝、手机淘宝、聚划算等平台同步发售。

这是淘宝推出的“村红”直播首秀,共计吸引10万名网友在线观看。开播前5秒,仅土鸡蛋就卖出了4万枚。

黄泽翼这位“村红”不仅颠覆了网络主播的画风,还揭示了一个现象:就在大量直播平台高开低走的时候,圈外企业却拥了进来,“+直播”的概念被提了出来。

直播在形式上丰富了电商产品的展示、销售方式。现在,淘宝、苏宁、京东、聚美优品等电商都有了直播业务。

去哪儿网曾经在绍兴镜湖乐园梦幻水世界推出网红直播节目,节目开播短短半小时内就有19万人次观看。

阿里旅行也在上海迪士尼开业当天,邀请网红姜思达进行游园直播;同程打造了直播综艺节目《带着你的眼睛去旅行》。

越来越多企业意识到,直播只是一种工具,任何人都可以嫁接到自己生意中来。

这足以让所有的直播平台感到紧张,更戳中了他们的痛点——外部流量依赖症。

直播平台,尤其是全民直播类的平台,掌控不了用户发起直播的时间,也难以对内容进行分类、打标签,需要用户自己描述、预告,然后对外分享链接,向平台导流。

而中小平台因为用户量少、活跃度低,必须由平台出面向今日头条这样流量大户购买流量。

一直播能够迅速崛起,后来居上,就是因为坐上了新浪微博的“直升机”。

圈外巨头借流量优势,以及背后的场景优势、内容优势,可以轻松切入直播。这样一来,独立的直播平台还有存在价值吗?

借力短视频:直播用户只是短视频用户的子集?

其实,早在光圈直播停摆之前,业界就已经听见了警钟——移动直播鼻祖、美国公司Meerkat 2016年10月宣布下架。不过,人们更愿意将它归结为社交战略的失败。

很多直播平台都定位于社交,但直播能沉淀社交关系吗?10个人的直播间里或许可以。但当1个人向1 000人直播的时,俨然就是一场“演唱会”。Meerkat 已死,直播平台还能将社交的故事讲下去吗?

现在,直播与短视频的内容消费都站在风口上。但短视频这个风口正在上行,直播的风口正在回落。

直播与短视频的用户某种程度上说是重合的,即都是用来打发时间的,而且都是倾向于看视频这一类的内容消费,所以很多直播平台开始借力短视频。

用直播+短视频做社交,快手算一个先驱。截至2016年底,快手的用户已经超过4亿,日活量超过4 000万。成为除了QQ、微信和微博以外最大的社交应用平台。

在创始人宿华看来,“直播用户只是短视频用户的子集”。直播用来获取用户时长和提高社交效率;没有场景局限的短视频,用来黏住用户。

目前,采取短视频+直播双线布局的还有一下科技(一直播、秒拍、小咖秀的母公司)、美拍等平台。

微视失败了,从它的失败中腾讯意识到,对于熟人社交来说,直播通讯已经有了,但没有商业价值;而短视频“太重了”,只能作为熟人社交的补充。

腾讯投资快手,意在弥补自身在陌生人社交领域的短板。

从当前直播行业的疲态与短板来看,直播占用大量带宽,出来的内容却是大量的“工业废水”,商业模式难以成型,从投资回报率来看,变现周期长而且产出投入不对等。

从未来的趋势看,短视频与直播两种形式都会并存,但短视频的生命力会更长久,它是一个相对慢热的产品形态,并且基于垂直细分以及专业领域的内容挖掘达人的想象空间会更大,所以一定程度上,短视频比直播更像一个内容型产品,它会逐步蚕食直播的粉丝。短视频带来的是真正的粉丝,直播带来的是无聊观众,前者的忠诚度更高,后者从各个直播间不断跳转来满足自身的窥私欲。

 

作者:天成

广告06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微信